被困精神病院10年女子已出院找到工作 多部门协调

【被困精神病院10年女子已出院找到工作】近日,澎湃新闻报道一女子“被关”精神病院超十年,受到关注。该报道中提到,当事女子今年34岁,20岁左右被父母送入厦门市仙岳医院,经治疗好转达到出院标准。数年来,女子多次表达出院诉求,但父母之间存在家庭矛盾,均拒绝为其办理出院手续。

当地卫健部门曾就此向澎湃新闻回应表示,精神障碍患者的住院治疗实行自愿原则,本人没有能力办理出院手续的,监护人应当为其办理,因此仙岳医院无法直接为其办理。

6月20日,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了帮助该女子出院的一名知情人士,以及该女子所在社区居委会主任。对方均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该女子已于6月12日在妇联、社区、街道、村民小组的共同帮助下出院,街道牵头找到中间人协调、说服该女子的姑丈作为亲属共同接女子出院。另据澎湃新闻报道,该女子的姑丈系获得女子父母授权前来办理(出院)手续的。

该知情人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女子系厦门市湖里区高殿社区人,目前,她已经在社区、街道、村民小组的共同帮助下找到了一份有收入的工作,她“很开心”。

      同村村民去医院探望妻子
      发现处于康复状态的“被困”女子


公开信息显示,厦门市仙岳医院系三甲精神病专科医院。

知情人士介绍,其妻子患有躁郁症,1996年至今多次前往厦门市仙岳医院治疗,每次住院大概一个月左右。而这也成为其结识此次事件当事女子的契机。

“(患者)住院的时候,每周四、周日是可以探望的。大概四五年前,我去看妻子的时候,有个女孩和我打招呼,说认识我。我问了才知道我们是同一个村民小组的。那个时候,她的医生就跟我说她已经达到康复状态了,可以办理出院,但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家人一直没有来接她出院。”知情人士回忆道。

该知情人士称,当时,他联系到了该女子的姑姑,其姑姑表示,“家里有一些问题,他们(女子的父母)可能也不想她马上出来。”不久后,由于妻子出院,该知情人士不再去仙岳医院,这件事就此搁置。

今年5月22日,该知情人士为再次住院的妻子办理出院手续时,听妻子提到之前的女孩和她同住一个楼层。

“我妻子说,在她住院这一个多月里,这个女孩经常帮助护士给病人分发家属带过来的食品,会帮忙医院做一些事情。”知情人士回忆说,“女孩还和我妻子说,医生说她现在都可以不用吃药了,基本上跟我们正常人一样了。如果要吃药,可能也是偶尔吃一点。”

     多部门协调
      “受困”女子已出院并找到工作


“根据我妻子的叙述,我觉得这个女孩子应该要办出院。”该知情人士称,这一次加上四五年前那次的经历,让他决定再次行动起来。

厦门市人民政府官网记录着其拨打12345政府服务便民热线的诉求详情,以及相关部门办理回复。

6月4日,厦门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回复表示,经厦门市仙岳医院核查,为使病情稳定的患者尽快回归家庭、适应社会生活,厦门市仙岳医院曾联系患者家属办理出院,同时也可以缓解医院和病区床位紧张问题,但反复建议家属都不肯为患者办理出院手续。今年5月29日,厦门市仙岳医院医务部门联系诉求人向其说明,根据精神卫生法相关规定:精神障碍患者的住院治疗实行自愿原则;精神障碍患者出院,本人没有能力办理出院手续的,监护人应当为其办理出院手续。因此,医院无法直接为患者办理出院手续。

同时,厦门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在回复中表示,厦门市仙岳医院工作人员向其说明家属如不愿意办理出院,后续还有监管问题,患者出院后如无法坚持服药治疗,病情易复发,建议联系社区协助处理。同时,医院也会联系社区予以协助,联系其他部门协助处理等。厦门市仙岳医院医务部已联系医院精神卫生部,请求协助联系患者所在社区处理此事。

6月6日,厦门市妇女联合会也对该知情人士的诉求作出了回复。回复中写道:“市妇联通过仙岳医院联系到女孩的主治医生,在核实女孩病情、出院规定等情况后,指导区妇联到女孩家入户,直接与其母亲进行沟通交流。因其母亲表示女孩是被其父亲带走,认为应该由其负责,且不想因此发生矛盾,所以拒绝再谈此事。因女孩疾病的特殊性,我会再次通过女孩主治医生了解到其他联系人的信息,最终与女孩姑丈取得联系,姑丈表示会将此情况转达女孩父亲,并加强与其父亲的沟通。因涉及诸多个人信息,以上为简要处理情况。”

最终,6月12日上午,在妇联、社区、公安等多部门的共同帮助下,多名工作人员一起参与了该女子的出院、安置、接待工作。高殿社区居委会主任对红星新闻记者表示,“事实并不是像一些网传信息说的那样‘父母不管她’,这些年她的父亲一直都有向医院付她的生活费,委托她的姑丈去缴付的,不然怎么可能维持下来。其中具体的原委,涉及太多隐私内容(不便详细说明)。”

该居委会主任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为该女子找到的是一份物业管理公司的工作,让她学习做物业管理,培养她慢慢适应社会,也有一份收入。

责任编辑:李海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