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生代演员能否“红过罗湖”?

对大部分香港本土以外的观众来说,香港电影的演员仍然等同于刘德华、梁朝伟、吴镇宇、刘青云、古天乐、郭富城等老面孔,但一群香港新生代演员正在崛起。第26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期间,多位香港新生代演员出现在内地电影业界和观众的视野中,引发不少关注和讨论。

港式功夫片《九龙城寨之围城》让刘俊谦、胡子彤和张文杰三位年轻演员人气急升,其中胡子彤与张文杰亮相今年的抖音奇妙夜和微博电影之夜,首次在内地大型活动露面。而在上影节“卓尔不凡:香港电影新生代”论坛上,王丹妮、谢咏欣、许恩怡、朱鉴然、梁雍婷、杨偲泳、梁仲恒、周汉宁八位香港新生代演员在尔冬升的带领下集体出席。尔冬升更在现场向阿里影业、博纳影业等影视公司高层“推销”,希望他们大胆起用香港年轻演员。

这批新演员在近年的香港电影中都有出色表现。但如何能让他们“红过罗湖”(粤语,意为被内地观众追捧),被香港本土以外的观众熟悉,才是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新现象:科班出身没有明星包袱

不同于在片场摸爬滚打成长起来的老一辈演员,这一批香港新生代演员中有不少人是科班出身。梁仲恒、周汉宁和刘俊谦都来自香港演艺学院戏剧学院(主修表演),其中梁仲恒更是一级荣誉毕业的优等生;梁雍婷毕业于香港浸会大学电影学院表演系。杨偲泳、谢咏欣在大学学习幕后相关的专业,分别来自香港城市大学创意媒体系和香港浸会大学创意电影制作专业。

在上影节的论坛上,尔冬升打趣道:“这批年轻人学历比较高,比我们那一代更理性,没那么容易发脾气。这是最大的差别。”科班背景让这批演员更专业,能驾驭不同的角色。比如,梁仲恒既可以是《临时劫案》中跟着张可颐办案的小警察,也可以在《妈妈的神奇小子》里饰演弱听和四肢痉挛的残障田径运动员苏桦伟;他还是一位舞台剧演员,在《天色》《解忧杂货店》《饭戏攻心(舞台剧版)》都有出色表现。在尔冬升看来,新演员没有明星包袱,更愿意挑战边缘角色:“以前的艺人比较多禁忌,比如男明星不能拍吻戏,因为粉丝会翻脸。但现在的香港演员没这种顾虑,怎么用他们都行。比如梁雍婷拍《白日之下》,她演一个智力障碍的女孩,完全不顾形象。”

这群能演、敢演的演员,与香港近年涌现的《白日之下》《年少日记》等关注边缘群体和社会问题的“四字电影”互相成就。港片从警匪片向现实主义题材转向有其客观原因:香港新导演难以拿到大投资,因此只能选择成本较低的写实影片。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也给了香港新生代影人更好的锻炼机会。尔冬升表示:“年轻导演没有太多的资金,他们更专注在戏剧上,处理一些比较认真严肃的题材。无论是导演还是演员,都会从中得到进步。偶像剧没什么戏好演,跟我年轻的时候拍的古装是一样的,耍帅就行,对演技没有增进。”

尔冬升替新生代演员“求职”

在电影工业里,“钱”始终是一个绕不过去的话题。作为新生代影人的一员,梁仲恒认为他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如何用最有限的资源拍更好的东西。“虽然现在的资金少了,但这个环境反而能激发出创作人的创意”。

尔冬升则坦言,过去五年,香港电影工业陷入低潮,新演员的酬劳比前辈少很多。他更在论坛现场直接向台下的影视公司高层“求工作”:“香港演员片酬没那么高、要求没那么多,是很实惠的!”他大力“推销”王丹妮:“她的古装扮相非常上镜,也很适合演职场女强人。内地很多男演员都很高的,以她的身高在内地更容易找到搭戏的演员。”

模特出身的王丹妮,其电影出道作是《梅艳芳》,并凭借该片成为金像奖最佳新人;此后又参演了《毒舌律师》,饰演一位被冤枉的母亲。她是香港新生代女演员在商业片领域走得比较快的一位,阿里影业近日官宣的灾难大片《焚城》中也有她的身影。

尔冬升在内地拍了许多年的戏。在他看来,内地的电影工业已成规模,能拍很多香港没有资源拍的片种,对演员的成长颇有帮助:“我在横店拍过《我是路人甲》《三少爷的剑》等影片,这十年间在横店住了两年多,这里有外景、厂棚等,有古装的景也有现代的景。成本会比较低。现在香港导演基本都没机会拍古装片了。”

他鼓励年轻演员要多接触不同的工作机会。“有一段时间大家都很抗拒网络电影,但我当年在网大很红火的时候去了北京的高碑店看,很多剧组在那扎堆。我看到像香港当年的独立制片一样,非常有活力。所以不要抗拒网大。”

新生代需要被看见的机会

香港新生代演员在内地的名气不高,但他们的敬业得到了内地影人的肯定。

由管虎执导、黄渤和倪妮主演的新片《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入围上影节主竞赛单元。该片讲述了一个发生在香港的故事,多位香港演员参演,当中就包括周汉宁。管虎称赞他非常用功:“他为这部影片做了很多准备。我相信他的这种工作态度,其实是所有香港新生代演员共有的。”而黄渤坦言很羡慕这批新演员的创作环境:“他们活得非常踏实。每天拍完戏自己坐地铁回家,他们没有远离生活。从生活中提炼出的东西,最终会回到表演上。”管虎也为香港新生代演员提出了一个建议:“语言和口音还是需要克服一下。港普口音是一个特定的标签,会限制他们在角色上的选择。只要能克服这一条,合作可以越来越多。”

对香港新生代演员来说,他们缺少的可能是一个被看见的机会。《九龙城寨之围城》成为今年五一档的“小爆款”,在内地收获6.82亿元票房,刘俊谦、胡子彤、张文杰也因此走进大众视野。事实上,刘俊谦此前参演了《潜行》《梅艳芳》等体量较大的影片;胡子彤和张文杰更在过去六七年里出演了大量警匪片,演遍警察、劫匪、黑客等工具化角色。《九龙城寨之围城》大胆地让年轻演员挑大梁,演员们也通过这部片积累了一定数量的粉丝。

香港新生代演员或许都在等待一个有发挥的角色、一部具有一定体量的制作,帮助他们跑出来。与胡子彤同一个经纪公司、几乎同期出道的朱鉴然,也位列“待爆”行列。身材高大的他去年在《潜行》中饰演一位壮烈牺牲的卧底,在小范围引发讨论。他坦言希望朝动作戏方向努力:“我想演古装和打戏,我觉得自己在动作方面比较有优势。”

而在被看见之前,尔冬升认为年轻演员还是要装备好自己。他在论坛上寄语这批新生代要多多体验生活,做一个有灵魂的演员:“你们要留意身边的所有人,环卫工也好、外卖员也好,有机会甚至要主动跟他们聊天,这就是你们的创作来源。身为一个演员如果不去接触生活,只是每天刷手机,那是没用的。我看到现在很多青年演员只是把戏演完了,没有发自内心的东西。演员比一般人幸福,可以通过角色去过不同的生活。我一直鼓励他们,一定要自己去体验和经历。”

责任编辑:程雪